眼里总有光芒 心中常怀希望-原创-高新良田派出所郗鹏

来源: 高新分局   发布时间:2019-01-24  浏览数:

《佛兰德斯的狗》是英国作家奥维达的作品,文章讲述的是一位少年和一条狗的故事。尼洛和姥爷一起生活在安特卫普城附近的霍布肯村,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们收养了一条被人遗弃的大狗帕德拉奇,尼洛与大狗帕奇的患难友情从此展开……尼洛和姥爷过着穷苦的生活,帕奇尽自己所能帮助他们,为他们拉车进城卖牛奶。日子虽然贫穷,但尼洛却很快乐,他最爱去的地方就是安特卫普大教堂,这里的艺术氛围支撑着他没有停下追逐梦想的脚步。尼洛拥有惊人的艺术天赋,他心中有一个高贵的梦想,并为实现自己的梦想不懈努力。直到有一天,厄运接踵而至:村里失火,磨坊主怀疑是尼洛干的;外公在圣诞前死去;尼洛参赛的作品没能得奖;房东将尼洛扫地出门……因为穷富之别,尼洛被迫远离小伙伴阿洛伊斯,年少的清梦被搁浅;当全世界都抛弃尼洛的时候,只有年迈的帕德拉奇忠诚地守卫在他的身边不离不弃。在圣诞夜,他们肩并肩地躺在安特卫普教堂的石阶上,幸福宁静地死去,直到离开这个世界,在清冷的月光下尼洛终于看到了他无缘目睹的《基督下十字架》这幅画。读到这儿,我不免伤感,误会即将被澄清,尼洛的画也被大主教选中……等待他们的将是美好的明天。可是,就在那一夜他们静静地离去,或许这才是最好的结局。

拿到《佛兰德斯的狗》这本书时,我不知道自己会哭,眼泪欢跃而不受限制,就像寒冷的房间里突然有了一线阳光,眼睛脆痛,受不了这灼热而滴下泪来。我忘记多久没有看过童话,少年时代的书如断线的风筝被我放走了,那个孤单的小孩知道这些浪漫唯美的故事从来不会真正属于自己,她没有期许自己变成美人鱼或白雪公主,一如既往做着灰姑娘。有一些故事,不是写给孩子看的,有些故事,说给孩子听也只是为了许给他们一份记忆,在温暖潮湿的土壤里种下记忆的花种,等他们有朝一日自己回身去寻找。确切的说《佛兰德斯的狗》并不是一般写给孩子的童话,奥维达的文字像麦田里的水影,在你匆匆走过时,照见你容颜倦怠,身心憔悴,使你停伫了脚步,审思自己。书的开头这样写道:“在这个世界上,尼洛和帕奇都是孤儿。他俩差不多成天呆在一起,因为他们同样孤苦伶仃,一贫如洗,都是由同一双手养大的。起初,他们只不过因同病相怜而相依为命,随着时间的流逝,彼此的友情却一天天地巩固起来,伴着他们一起成长,直到变得坚不可摧,密不可分,让他俩分外相爱为止。”我开始称许这清洁坚固的文字,他如一个慷慨的主人打开城堡,欢迎所有人到家中做客,仿佛即使客人衣衫褴褛,主人也不会故作哀悯和怜惜。

尼洛父母双失,唯幸还有姥爷来照顾,后来又多了亲爱的帕奇。这只性格温驯忠诚可爱的大狗在来到尼洛身边时已被狠心的人类折磨的恹恹一息。故事因简单而温暖动人,自从姥爷救了帕奇,帕奇就和尼洛生活在了一起。他们一起长大,而姥爷却在一点点衰老。生活如四季,即使最初春光明媚,但也总会有风雪严寒的时候,故事与温暖的文字在之后渐渐显出它的悲剧性。尼洛长大了,姥爷病了,帕奇老了,他们依旧要每天拉着小绿车,去安特卫普城卖牛奶,换取一小片黑面包和蔬菜汤,他们没有因为善良而得到老天特别的眷顾,始终是挣扎在生存的边缘,几乎吃不饱。我在担忧,如果没有帕奇,真不知道这祖孙俩怎么熬过这么多年,也许帕奇,是他们黯淡无光的生命里,唯一曾经降临的奇迹。

年少的孩子渐渐长大,没有人知晓他藏于心底小小的愿望和不息的梦想,他血肉模糊的理想在生活的磨砺下,渐渐成型。因为穷富之别,年少的清梦被搁浅,小小的爱河越走越宽。他在自己的一方天地里静静继续着自己的理想,他准备用自己画的老樵夫去参加安特卫普城将在十二月举办的少年绘画比赛,梦想赢得冠军,就此改变生活继续自己的梦想。

可是,世界从来拒绝符合一个孩子心里的梦想,穷与富,黑与白,是截然相反的两个世界,这边的人看不到幸福的微光,那边的人看不见痛苦的苍茫。尼洛最终和前来寻找他的帕奇相拥死去,因为他们太美好所以上帝要将他们带回天国,那些迟来的忏悔和爱抚没有任何用处,人总是改不了虚骄自私的本性,尼洛就像是这人世亮起的一道光,照破我们的贪婪虚妄。奥维达冷静而充满爱意的笔调,像飞不过沧海的蝴蝶,在轻盈飞舞之中缓缓展开绝望。“突然,那道光消失了,基督的脸庞重新隐褪在无边的黑暗里。” 这是个悲剧。

“他们的友情从未被怨恨离间过,也从未被乌云笼罩过,这一边饱含着温情,那一边满怀着忠诚,彼此的友爱和信任始终毫无保留。在短暂的生命里,他们从未逃避过自己的责任,始终生活得非常幸福,从不羡慕他人或别的动物。他们始终对贫穷默默接受,因为他们以活得清清白白为荣。” 这是此书最应该讲述的意义。

[ 打印 |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