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现在读《共产党宣言》,读什么?

来源: 高新分局   发布时间:2021-03-02  浏览数:

上学那会,因为课程需要,第一次读《共产党宣言》,当时对马恩这篇被誉为“共产党第一个纲领性文件”的内涵并无深刻体会,单单无比崇拜它精彩绝伦的语言。从落满灰尘的书柜中翻出当年的这篇文章,再次研读,除了其令人激情澎湃的文采之外,更被其所体现的强烈现实批判性精神所折服,或许这才真正地开始进入马恩的革命思想殿堂。

有人说,我们现在已经是社会主义社会,再去研读所谓的资产阶级革命纲领已无必要;有人说,我们现在全面掀起改革浪潮,向共同富裕的目标奋进,再提所谓的阶级斗争恐怕无益;更有人说共产主义就只是一个美好的理想,是象牙塔学者们为可怜的人儿描绘的海市蜃楼,对于这种种说法,我却不敢苟同。持这种现实功利主义观点的人是被现代商业主义冲昏了头脑的小市民。

一个对历史没有敬畏之感的民族是可怕的。现在我们研读《共产党宣言》,并不是怂恿人人都成为一个教条主义者;我们现在研读《共产党宣言》,不但不会拖社会主义改革的大腿,还可以汲取其中令人奋进的时代力量;我们现在研读《共产党宣言》,并不意味着马上就要实现共产主义,在某种意义上,它更像一个指引人们前进的灯塔,催促人们向着那喷薄欲出的美好前程奋勇前进!

那么,现在我们读《共产党宣言》,到底读什么?

学习那种在极端困境下依然对理想、对信念不抛弃、不放弃的执着。“为了对这个幽灵(共产主义,笔者注)进行神圣的围剿,旧欧洲的一切势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国的激进派和德国的警察,都联合起来了”,四面楚歌的严峻形势下,不仅没有吓到马恩,反而激发了他们越挫越勇的决心。马克思受当局政府的迫害,长期流亡在外,生活窘迫,常常依靠典当维持生活,和朋友通信,有时连买邮票的钱都没有,但他仍然顽强地进行他的学术研究和革命活动。而现在,我们的社会上却经常流行着“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的充满颓废和抱怨的言论,令人担忧。当李克强总理走入深圳“柴火创客空间”的那一刻,成千上万青年的斗志被激发,无数个梦想被点燃,那被渐渐遗忘了的“青年梦”,那表面上看起来华而不实的“中国梦”,逐渐清晰,开始落地。在那个风雨如晦、内忧外患的年代,五四青年尚且能够“我以我血荐轩辕”书写出一曲悲壮之歌,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当代青年更应该在实现“中国梦”的生动实践中绽放青春,将青春的梦想融入“中国梦”,为强国富民努力拼搏。

体味那种赋予理论以无限生机的魅力。“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这就是《共产党宣言》的表达方式,它高昂激越、包含着深切的关怀,没有丝毫的掩饰;它富有批判力、具有战斗精神,没有丝毫的妥协;它干净利落,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它富含着思想、蕴藏着哲理,没有丝毫苍白无力之嫌。面对各种反共势力对共产主义的污蔑,马恩毫不怯懦,他力图摆脱那种晦涩难懂的表达方式,用一种简洁、精练却不失讽刺性的语言,对污蔑者以强烈反击。这是一种大众式的语言,它力图让全世界人民透过宣言看清资本主义这个无耻之徒的真正面目。这,也许才是它在浩瀚人类历史中能够流传下来的真谛所在。

掩卷沉思,想起以前不理解学校为什么将《共产党宣言》这样的“老古董”列为大学必修课,现在却豁然开朗,因为“老古董”也有“春天”,只是它的“春天”需要我们这一代代人去不断发现、不断挖掘。

[ 打印 |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