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起简单盗窃案看涉案手机相关证据的收集

来源: 高新分局   发布时间:2018-12-04  浏览数:

 

  该案是一起简单的盗窃案:2011年5月29日晚11时20分许,某KTV服务生刘某盗窃同事任某的“苹果4”手机后以2000元价格销赃,后被抓获。犯罪嫌疑人刘某于2011年6月2日因涉嫌盗窃罪被刑事拘留,6月15日被批准逮捕。刘某盗窃的手机经威海市价格认证中心鉴定价值人民币3784元。

  在移诉前审核案卷时发现威海市价格认证中心鉴定报告书中记写的鉴定标的物为“苹果4”手机一部,没有标示手机特征,即从该报告不能得出其鉴定的价值3784元的手机是刘某盗窃的那部“苹果4”手机。经询问认证中心鉴证师,鉴证师称工作底稿中有手机特征详细记载,鉴定报告有瑕疵,应该加上手机特征描述(移诉前重新修改了鉴定报告书)。再进一步询问,得知该手机鉴定价值依据手机实物及机主任某自称的购买价格5800元,并以任某手机为真“苹果4”(行货正品)的基础上综合调整评估得出3784元的。由此看价格认证中心鉴定手机价值主要是依据:一是手机实物,二是手机购买价格,三是手机品质(真伪),四是采用市场价格法与成本重置相结合调整确定最终价值。

  随着手机的大众化普及,在盗窃、抢劫、抢夺、敲诈勒索案中,手机往往成为涉案财物,手机价值有时候就成为罪与非罪、罪轻罪重的关键因素,我们在案件办理中应围绕价格认证中心鉴定手机价值的几个方面来收集固定证据。据此来看本案中的证据收集:

  一、   手机实物方面

  本案中手机被追回,实物确认没有问题。实际工作中很多案子中手机实物无法追回,民警取证做笔录时就要在手机的型号、颜色、功能、使用时间等方面多问多记,最好能上网搜索同型号手机图片让当事人确认。

  二、   手机购买价格方面

     本案案卷材料中,关于被盗手机的情况在任某报案笔录中只提到一句:“问:什么样的手机?答:是一款苹果牌第四代手机,黑色的,2011年5月花了5800元购买的。” 办案民警应要求当事人提供购买发票或单据,没有购买单据的应当问在何处购买、有无见证人。案件审核中电话问该案办案民警,民警答问任某了,任某称是通过朋友从韩国购买捎回的,其朋友现在联系不上。既然问了应该在笔录中记录,任某的朋友找不到应该做书面说明,证明我们警察在这方面的取证做工作了。无发票且找不到中间人,应该多问几个问号,任某为一KTV的服务生,按常理一般月薪应该不超过2000元,为什么任某要用三个月的工资买一个手机?任某是否还有兼职工作?兼职工作是否正当合法?任某工作的KYV是否存在问题?举一反三,这些都是我们民警应该注意收集的情报信息。

  三、   手机品质(真伪)方面

  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因现在手机市场产品质量参差不齐,行货正品、水货、高仿机、翻新机、港版、台湾版、山寨机等等五花八门,非专业人士无法辨别真伪,而且专业机构出具手机真伪报告时间长、成本太高,笔者认为可以找威海相关手机品牌供应商的专业人士咨询涉案手机的真伪,即使其不出具相关证明,民警可做侦查说明,表明经咨询品牌专业人士,该手机状况如何,这样可以给价格认证中心做鉴定时做参考。本案的涉案手机经联系威海苹果手机供货商查看,供货商技术专业人士答复称威海从韩国贩卖过来的苹果手机到目前为止没有见过正品,绝大多数为翻新机。

  

[ 打印 | 关闭 ]